后续追踪:龙湖公园出土四个棺葬者可能是谁

来源:https://www.zuikan.net 作者:AG亚游集团 人气:123 发布时间:2019-01-01
摘要:宿松龙湖先生在《请看龙湖公园墓群是一个什么古墓群?有没有必要保护下来? 》文中 ①【一、《石氏族谱》石之琮:述幼子,字礼苍,号翰亭,监生,候选州吏目,加捐布政司理问

  宿松龙湖先生在《请看龙湖公园墓群是一个什么古墓群?有没有必要保护下来? 》文中

  ①【一、《石氏族谱》石之琮:述幼子,字礼苍,号翰亭,监生,候选州吏目,加捐布政司理问,授儒林郎,诰封奉直大夫翰林院编修加三级有诰轴。生于清雍正乙卯五月二十九日亥时,卒于清嘉庆壬申五月十七日戌时,改葬邑小东关外五里庄长岭岗桂家枫罗屋,地形起山月,甲庚兼卯酉向,有碑。妣杨氏,国学生颖长女,例封安人,诰赠太宜人,生于清雍正辛亥八月二十七日寅时,卒于清嘉庆辛酉四月初十日巳时,葬湖北黄梅县西乡考田镇茅栗尖,地形仰天螺,内酉山卯向,外庚甲兼酉卯。子四:铭功、葆真、纪常、葆元。以次子葆真承胞兄之璋为嗣。女三:长适监生张兴运子隆弼,旌表节孝建坊并建好善乐施坊,次适监生罗先淙,幼适监生郭辉。

  《石氏族谱》记载“妣杨氏,国学生颖长女,例封安人,诰赠太宜人,生于清雍正辛亥八月二十七日寅时,卒于清嘉庆辛酉四月初十日巳时,葬湖北黄梅县西乡考田镇茅栗尖,地形仰天螺,内酉山卯向,外庚甲兼酉卯。”】

  ②【石铭功:之琮长子,字慕超,号守斋,庠生,治书,晋赠武略佐骑尉。生于清乾隆丁丑正月十一日巳时,卒于清乾隆戊戌正月六日未时,葬桂家枫屋基内,居父翰亭公墓左,甲庚兼卯酉向,】

  ③【石纪常:之琮三子,字效端,号乐园,监生,候选盐大使,授修职郎,貤赠中议大夫翰林院检讨记闵御史加四级。……改葬桂家枫罗屋基内,居父翰亭公墓右第一棺,内甲山庚向,外甲庚兼卯酉,石砌墓。】

  ④【石长裀:绳竿次子,字孚中,名存庵,庠生,清同治甲子科举人,内阁中书加四级,诰封奉直大夫,晋赠中宪大夫法部审录司主政加四级,……葬长岭岗居高祖翰亭公墓右第三棺,甲庚兼卯酉向。】

  石铭功:没有讲改葬,但是从葬地看,明显少一个罗字,属于撰谱文字脱漏,则知葬字前也脱漏一个改字。

  石之琮(翰亭公)的确是改葬的。地名起山月,与出土碑文“家叔勳将地形名祥云捧月”有可能是怕清朝文字狱,不敢在族谱中使用“祥云捧”。

  石长裀没有说改葬,看出土碑文,是改葬,说明也是撰谱文字脱漏,翰亭公墓右第三棺,显然是印刷二,可能是翻印排版,错误认为是三。

  依据甲庚兼卯酉向,和宿松龙湖《石氏族谱》记载,即坟尾朝东,死人脑壳在东,坟向朝西,死人脚骨那头。从南到北。四个具骸骨分别是

  石之琮,授儒林郎,诰封奉直大夫。这位,是生前封官衔,在封以前,他原本有清朝从六品儒生出身,授职文散官,则不是执事官。他的授儒林郎,是因为捐献钱财买来的一个布政司理问(石普水先生微博上是“布政司理闾”,里闾相当于村长乡长,与布政司不沾边)布政司就是承宣布政使司,是国家在府,在州,在县设立的土地管理局一类的机构。也就是说石之琮买了个安庆市国土资源局一类的挂职官名,还有因为他第四儿子当官了,加封个虚衔。他也应该没有朝珠。

  尔捐职布政司理闾石之琮,乃翰林院编修加三级石葆元之父,令德践修义方,夙著诗书,启后用彰式谷之风,弓冶传家,克作教忠之则。兹以覃恩,封尔为奉直大夫翰林院编修加三级,锡之诰命。

  从嘉庆十四年授封的封字知,石之琮还在,这里宿松龙湖先生说石之琮卒于嘉庆壬申,即嘉庆十七年,公元1812年。

  既然铭功、葆真、纪常、葆元都是同一辈人,他们的下一辈授官衔,与中议大夫官衔相当或者大于中议大夫官衔三品的,必然同时都封赐,则应该有,铭功、葆真、纪常,为何只有石葆真呢,

  又是同知加五级的一个知县石寿祺授衔后,封父亲石绳箴的虚职,怎么可能同知加五级知县,曾祖父、祖父、父亲,都封到通奉大夫二品呢?

  同知加五级知县石寿祺,就是知府副手。用现代语就是说“石寿祺副县长”,我认为石寿祺的曾祖父、祖父、父亲,都封到奉直大夫五品还是有可能的。都封到通奉大夫二品断然不可能。

  只有石葆真皇封,还官品有疑问。抛开貤赠石纪常中议大夫不必说,执事官文官五品以上有朝珠,石纪常一个正八品处级干部,也没有朝珠。死后封赠任何官也没有朝珠。

  执事官武官四品以上有朝珠,石铭功赠武略佐骑尉一个封赠闲职从六品武官,没有朝珠。

  所以,宿松龙湖公园2018年4月30日,土方工程挖出来的,四个棺材,有朝珠的那一个棺坟,就只能是石长裀。

  出土碑文“今特将兄又改迁,邑东闗外长岭岗罗家屋故址山阳以。光绪甲午年十月二十一甲子日乙丑时,祔葬高祖考翰亭公之穴右也 ”。

  至于,宿松龙湖先生在《请看龙湖公园墓群是一个什么古墓群?有没有必要保护下来? 》文中——有碑

  1957年底到1959年,整个宿松到处挖坟肥田,特别是1958年道路、桥墩,水利堰、坝建设、修缮,到处挖墓碑,那时,给生人只给一点吃的,美其名曰“吃饭不要钱,做工不记功”。 一日三餐难得一饱的浠水粥。那时,对死者毫无敬畏之心。

  《石氏族谱》所谓“有碑”。在1958年可能挖走了,那时都是就近使用,如果现在要寻找它,可能就在附近水利用石的地方。

  看这次出土碑文载,可以知道年月。建议下次修谱时,插入:“光绪光绪二十年甲午年十月二十一日甲子日乙丑时,(公元1894年11月18号凌晨3点钟之前)”(宿松世纪网网友:ssxfyzlscxwz)

https://www.zuikan.net/AGyayoujituan/642.html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