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新闻网数字报平台-周闻天下

来源:https://www.zuikan.net 作者:AG娱乐平台 人气:158 发布时间:2019-05-11
摘要:从在延安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到蒋经国拿着尚方宝剑来到上海,放出话来:只打老虎,不拍苍蝇,再到三反五反运动中成批地揪出危害国家利益的大小老虎

  从在延安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到蒋经国拿着尚方宝剑来到上海,放出话来:“只打老虎,不拍苍蝇”,再到“三反五反”运动中成批地揪出危害国家利益的大小“老虎”。 “老虎”逐渐从一种猫科动物,沦为反动派、敌人、不法奸商、贪官污吏的代名词。

  从历史上看,历朝历代“打老虎”的故事层出不穷,而“老虎”却从未濒危,并且越来越大,越来越凶。历史上任何一只“大老虎”的养成必有其历史机遇,他的死亡同样也需要一点机缘。

  当我们总结“打老虎”的经验时,惊讶地发现“大老虎”们的死亡似乎有这样一个规律——不作死就不会死。

  故事要从春秋时代说起,春秋的第一年发生了一场战事——“郑伯克段于鄢”,交战双方是兄弟。郑伯是郑庄公,段是他的弟弟共叔段。郑庄公用了22年的时间“养虎为患”,把弟弟段养成了一只“大老虎”。等待共叔段欲夺君位时,庄公将其一举擒拿,最后还扣上一个“多行不义必自毙”的帽子。

  等到秦始皇“废封建,行郡县”之后,封君变成了官吏,官吏渐变为家奴,这才有了贪污的概念,“大老虎”才真正出现。当皇帝有时候会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把手中的权力下放,抽身出来享受生活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把权力交给谁放心呢?自然是身边人——亲戚,特别是娘舅。这些获得权力的自家人,往往滥用权力,变得飞扬跋扈,难以控制。当皇帝要收权时,“打老虎”势在必行。霍光功劳再大,霍家照样完蛋,窦宪、梁冀均因“跋扈”被打掉。

  中国的专制体制经过数千年打磨变得越来越集权,分享皇帝权力的人呈现出从亲戚向朋友演变的趋势。朋友比亲戚更亲近,这些曾经的朋友,在权力的滋养下,一个个变成了 “大老虎”。先拿北宋末年的“六贼”说事儿。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朱勔、李彦,都是宋徽宗的朋友。他们几个不是精通书法就是擅长雕刻,整天和宋徽宗一起欣赏珍奇的艺术品。借着“帮皇帝收集艺术品”的机会,他们贪赃枉法、横行霸道,弄得民不聊生。宋钦宗一上台,主战派大臣李纲,摆出一副“赵李新政”的格局,将“六贼”全部打掉!

  保姆也是“大老虎”的一个重要 “策源地”,那些抱过小皇帝、看着小皇帝长大的人,都有了当“大老虎”的机会。这类“老虎”在明朝尤为集中:王振、刘瑾、冯保、魏忠贤都当过小皇帝的“大伴”,小皇帝登基之后,他们很自然地分享了皇帝的权力。由于他们是宦官,还能想什么呢?发财!可是,有朝一日小皇帝长大成人,心智成熟了,也就容不下陪他长大的“大伴”了。以明朝的君权之大,士风之强,一句话,“老虎”就死定了。

  皇帝交朋友真心很难,只好在自嘲中“称孤道寡”。但皇帝会有发小儿。雍正皇帝当皇子时,身边的年羹尧,便属于倒霉的发小儿。年羹尧凭借着在潜邸的功劳,当上了抚远大将军,雍正初年又率军平息青海罗卜藏丹津,再立下大功。之后,他加封太保、一等公,高官显爵集于一身。雍正在诏谕中口口声声说要和年羹尧“做个君臣相知的典范”。

  “不作死就不会死”定律再次出现,年羹尧第二次进京陛见时,王公以下官员跪接,年羹尧安然坐在马上行过,目中无人。王公下马问候,他也满不在乎。后来,雍正给年羹尧的谕旨上有这样一段话:“若倚功造过,必致反恩为仇”。皇帝的话不是随便说的,几个月后,年羹尧这只“大老虎”就被几棍子打死了。

  有的皇帝喜欢自娱自乐,“秘书们”就乘虚而入。明代的阁老们说白了就是皇帝的秘书班子,明世宗时期的首辅严嵩就是嘉靖皇帝的“大秘”,不过他发迹倒不是给皇帝起草了多少,而是写“青词”——嘉靖皇帝打给上帝的汇报材料。严嵩获得皇帝的信任后,“窃权罔利”形成了庞大的利益集团,大明朝的财政状况每况愈下,嘉靖皇帝在看财务报表时已然 “微觉嵩贪恣”。后来,在“二秘”徐阶的攻击下,皇帝终于把严嵩这只“大老虎”踢出了局。

  皇帝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的亲戚、奶妈、厨子、秘书,变成大大小小“老虎”是个高概率事件。当权力易手之后,又会有新的身边人,前赴后继地从人变虎。“老虎”又如何打得完?如果说高度权力是滋养老虎的温床,那消灭 “老虎”的前提是消灭不受限制、不受监督的权力。如果我们把权力关进笼子,是不是连同 “老虎”一起关起来了呢?

https://www.zuikan.net/AGyulepingtai/766.html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