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周世宗灭佛:太康之治:盛世人人爱(西晋洛阳

来源:https://www.zuikan.net 作者:AG娱乐平台 人气:123 发布时间:2019-05-11
摘要:西晋的历史,格外富有戏剧性。自从司马代魏,三分归晋,在洛阳这个舞台上,多少王侯将相、才子佳人倾情演出,曾留下烟花般的极致绚烂。待到痴儿悍妇登场,八王之乱爆发,这个

  西晋的历史,格外富有戏剧性。自从司马代魏,三分归晋,在洛阳这个舞台上,多少王侯将相、才子佳人倾情演出,曾留下烟花般的极致绚烂。待到痴儿悍妇登场,八王之乱爆发,这个王朝已距覆灭不远。东渡,是它续写的另一段悲欢。

  统一全国后,晋武帝司马炎雄心勃勃,要当一个人人称颂的好皇帝。他努力的结果,就是打造出了一个“天下无穷人”的太平盛世。太康年间的这段幸福时光,史学界称之为“太康之治”。

  西晋王朝从建立到灭亡,前后共维持了52年。若从统一中国算起,则只有短短37年。其中,晋武帝司马炎打造的“太康之治”,是一个当之无愧的亮点。

  为打造这个盛世,司马炎从即位之初就开始努力了。公元265年,他才30来岁,年富力强,正是为事业打拼的好时候。也可能因为西晋政权是从曹魏手中夺来的,总怕被天下人的口水淹死,司马炎兢兢业业地埋头工作,不敢有丝毫懈怠,连曹魏时被废止的谏官制度,他也重新恢复了。直言敢谏的傅玄和皇甫陶共同执掌谏官之职,他们提出了不少好建议。

  比如,傅玄曾上书请求推荐贤才,称应该撤除那些闲散无用的职位,并以制度考核天下官员,鼓励他们做出政绩,并说恢复儒学也是当务之急。司马炎觉得他的提议不错,立即下诏褒奖,不久还将他升为侍中。

  不过,傅玄性子急躁,心胸也有点儿狭隘。如果他想上书奏事,就一刻也等不了,有时实在太晚,宁肯觉也不睡,抱着奏章坐等天亮。司马炎对他十分宽容,即使他提的有些建议无法被采纳,也会鼓励他继续好好工作。后来,司马师的第三任妻子羊徽瑜去世,百官前去祭丧。傅玄的位置被安排在卿位之下,他对此非常不满,当场破口大骂并离了席。这可是皇帝伯母的丧事呀!有人看不过去了,弹劾他大不敬,傅玄想为自己辩解,又在奏章中编造事实。司马炎无奈,免了他的官。

  公元268年,司马炎又颁布了5条诏书:一曰正身;二曰勤百姓;三曰抚孤寡;四曰敦本息末;五曰去人事。他身体力行地提倡节俭,自己不留珍玩之物,都分赐臣下,并削减宫中开支。在用人上,他则不计旧怨,任用了一些原来曹魏或蜀汉集团的官吏。如诸葛亮的孙子诸葛京,后来就官至江州刺史。

  当时,中原地区由于战乱,人口严重不足,为解决这个问题,司马炎也费了不少脑筋。他曾下令,女孩到了17岁必须出嫁,以繁衍后代。如果不嫁会怎么样?父母可以省心了,官府会替你找个婆家。同时,他还供给口粮、免除徭役,用这些优厚条件吸引原蜀国及吴国的人到中原来。

  可别小看这些措施,那都是很管用的。人口增加了,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就多了,经济也就繁荣了。若没有这些基础,哪来“太康之治”的幸福时光?

  公元280年,晋武帝司马炎灭吴后改元太康,并将这个年号一直用到公元289年。在此期间,他重视农业,发展经济,百姓过上了小康生活,国家一派盛世景象。于是,史学界称之为“太康之治”。

  曹魏时期,由于连年战争的需要,推行的是大规模的屯田制,即由士兵、农民垦荒种地,为军队解决粮食问题。到曹魏末年,这种制度已遭到破坏,并导致农业荒废,国库空虚,百姓没有土地,生活极其穷困,而达官贵人则可以无限制地。比如一个很不起眼的“杂牌将军”,就可占有良田几百顷。他们对农民肆意盘剥,更加深了农民的苦难。

  司马炎下定决心,要解决土地问题。为此,他“罢州郡兵以归农”,并颁布了占田制,以使农民可以合法拥有自己的土地。当时,人们的年龄都有分组:男女16岁至60岁为正丁;13岁至15岁、61岁至65岁为次丁;12岁以下为小,66岁以上为老。根据占田制的规定,每名丁男可占田70亩,丁女可占田30亩。当然,他们也有交税的义务,如每名丁男缴50亩税,丁女则缴20亩税。农民垦荒种地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很快他们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

  当时,司马炎还设有“常平仓”,丰年按适当价格抛售布帛,收购粮食;荒年则按适当价格出售粮食,稳定粮价。谁想囤积居奇,干些投机倒把的勾当,门儿都没有!《晋书食货志》中曾称:“是时天下无事,赋税均平,人咸安其业而乐其事。”干宝在《晋纪总论》中也描述了太康年间的繁荣景象,说当时“牛马被野,余粮委亩,行旅草舍,外闾不闭,民相遇者如亲。其匮乏者,取资于道路。故于时有天下无穷人之谚”。

  有人会说,想达到“天下无穷人”的理想境界,谈何容易?这恐怕是吹牛吧!但这句民谚足以说明司马炎关注民生,政绩不俗。他开创的“太康之治”,已把西晋王朝推向了一个巅峰。

  盛世多出人才,西晋初年也不例外。在重视教育、呵护人才这方面,司马炎做得也相当到位。

  他代曹魏建晋之后,依旧定都洛阳,都城位置就在今天的汉魏洛阳故城。20世纪30年代,这里的太学遗址曾出土有辟雍碑,碑文记载了晋武帝司马炎设立学官,重兴太学,并在四年内三次亲临辟雍(即古代太学)视察的经过,是中国现存最大最完整的晋代碑刻。

  在辟雍碑的背面,还刻有学官、博士、助教、礼生、弟子等400余人的姓名和籍贯。这些太学生“东越于海,西及流沙,并时集至,万有余人”,他们分别来自全国15个州70余个县,尤其朱乔尚建(姓朱名乔,字尚建)等4人来自遥远的西域,可见当时太学的兴盛。

  地理学家裴秀是西晋的尚书令,去世较早。他曾被人诬陷假公济私,并告到晋武帝那里。司马炎听了,为裴秀辩解道:“这是别人求裴秀办事,他怎么能预先知道?况且假公济私还没有成为事实,他有什么罪呢?”

  司马炎不信谗言,使裴秀得以安心地钻研地图绘制。之前他随司马昭行军打仗,曾因地图有误吃了不少苦头。那么,怎么减少这些错误呢?他苦思冥想,发现采用简缩技术不错,以“一分为十里,一寸为百里”的比例尺,就可以画出精确实用的地图。因开创了中国古代地图绘制学,裴秀被后人誉为“中国科学制图学之父”。

  曾为左思《三都赋》作序的皇甫谧,是太康年间的著名学者。他博览群书,很有才华,42岁患风痹症后,开始在病床上攻读医书,练习针灸。这样过了7年,他不仅治好了自己的半身瘫痪,还写出了一部《针灸甲乙经》。这是我国医学史上的一部伟大著作,后来流传到国外,一度被日本等视为医生的必读经典。

  皇甫谧一生以著述为业,司马炎三番五次下诏请他出仕,想接济他,他都不愿意。逼得急了,他就躲起来,或者上书自称草莽,反正就是不愿意当官。61岁那年,司马炎又诏封他为太子中庶、议郎、著作郎等,他理都不理。当然,皇帝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不肯当官的皇甫谧,日子过得很紧巴。没钱买书的时候,他就着急了。怎么办?找皇帝借书吧。司马炎二话不说,直接送书一车。能遇到这样的皇帝,皇甫谧也算运气不错。(记者 张广英)

https://www.zuikan.net/AGyulepingtai/768.html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