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世宗完颜雍曾击溃契丹反叛 保卫沈阳城垣(图

来源:https://www.zuikan.net 作者:世界历史 人气:196 发布时间:2018-12-24
摘要:850多年前,在沈阳城的北部、东部,发生了一场激战。结果,金国军队打败了契丹叛军,保卫了沈阳城。让我们穿越一番,看看当年辽沈地区是个啥样子;那场战斗究竟是咋回事儿。

  850多年前,在沈阳城的北部、东部,发生了一场激战。结果,金国军队打败了契丹叛军,保卫了沈阳城。让我们“穿越”一番,看看当年辽沈地区是个啥样子;那场战斗究竟是咋回事儿。

  899年前,女真人摧毁辽国之后,建立了“金国”。不久,金兵铁骑便踏上了辽沈大地。与此同时,女真人还带来了“猛安谋克”体制。

  《金史·兵志》记载,金太祖完颜阿骨打收国二年(1116年),至金国海陵王天德二年(1150年), “猛安谋克”一直是军事编制。金国初年,金国各个部落的青壮男人全是士兵。平时,他们捕鱼、打猎劳作。一旦战事突起,大家便自备兵器、战马,出征作战。 “猛安谋克”根据兵力多少划分,“猛安”为“千夫长”;“谋克”为“百夫长”。“猛安”、“谋克”均为女真族语言。“猛安谋克”体制,源于女真氏族部落出猎时的编制。

  在女真人原有的“猛安谋克”体制之外,金朝还将辽国遗民契丹人、奚人,掳掠的汉人、渤海人等,统统编入“猛安谋克”体制之中,并与村寨相结合,形成军事、行政统一的地方组织。金太祖完颜阿骨打曾下令:300户为一“谋克”;10个“谋克”为一“猛安”。

  金国占据沈州(沈阳)之后,“猛安谋克”的性质发生了变化,由女真人担任“猛安”千夫长、“谋克”百夫长,其中的汉人、契丹人、奚人、渤海人等,则成为“农奴”,为女真人从事农业生产。金太宗年间,一个“谋克”相当于一座村庄。

  金兵在关内掳掠的大量汉族人口中,不仅仅是农民,还有医生、药师、天文学家、占卜家、儒家学者、艺术家、教师、珠宝匠、织布工、雕刻匠、铁匠、船工等等。这些人被金朝迁到沈州(沈阳)之后,哪个“猛安谋克”也安置不了他们。于是,这些人便不受“猛安谋克”管辖,相对自由,为沈州(沈阳)城市经济发展增添了活力。

  到了金国宣宗皇帝完颜珣时期,女真人已不再像前辈那样练兵习武,导致“猛安谋克”逐渐名存实亡,人数最多时,一个“谋克”仅有25人,4个“谋克”为一“猛安”(千户)。每个“谋克”均有“百夫长”一人,“蒲辇”一人,“旗鼓司”、火头5人。而真正能够作战的士兵,仅有18人而已。

  当年,沈州(沈阳)地区十分富庶,经济繁荣。北宋使臣许亢宗出使金国时,沿途耳闻目睹了辽沈大地的繁盛景象。

  史料记载,北宋徽宗宣和四年、金太祖天辅六年(1122年),受命北宋朝廷,许亢宗出使金国上京(哈尔滨阿城),曾途经沈州(沈阳)地区。

  自打北宋真宗景德元年、辽圣宗统和二十二年(1004年)宋辽缔结“澶渊之盟”,直到北宋徽宗宣和四年(1122年)“澶渊之盟”废除为止,在长达118年之间,凡是双方国君生辰、新皇即位、逢年过节、婚丧嫁娶等等,宋、辽都要派遣使臣互往,或致贺、或吊唁。辽国灭亡,金国兴盛之后,北宋依然照例出使金国。每次出使归来,北宋使臣都要将沿途见闻、感受、行程等撰写报告,上报朝廷。许亢宗亦不例外。

  金国天辅六年(1122年),北宋使臣许亢宗从雄州(河北雄州)启程,一路北上,经涿州、燕山府(北京)、蓟州、滦州、润州、迁州、来州、隰州,然后折向东北出关,经锦州、沈州(沈阳)、黄龙府,奔金国上京会宁府(阿城),全程4000里,共分为“39程”。其中,第24程、25程、26程、27程,均与沈州(沈阳)城及其沈阳地区相关。

  许亢宗记载,第24程,上接90里外的显州(北宁),此即“兔儿涡”、“梁鱼务”。就是如今绕阳河岸的“莲花泊”,靠近沈阳西湖,曾是河道密集、湖泊连片的鱼米之乡。第25程,辽河大口。即辽中县长滩镇附近。第26程,沈州(沈阳)。许亢宗记载,沈州(沈阳)设立了“乐郊馆”,是专门接待过往公干、军旅官员的场所。第27程,经沈州(沈阳)转向东北,过蒲河驿站奔兴州(懿路),可达银州(铁岭),然后再奔金国上京会宁府(阿城)。蒲河驿站距沈州(沈阳)北40里,即棋盘山附近。

  许亢宗记载了从第24程至27程沿途所见所闻。许亢宗记载道,辽东大地州平地袤,居民所在地形成一个个村落,大地里庄稼一望无际,主要是高粱、玉米,还有粟子、麦子、大豆、水稻、荞麦等多种农作物。契丹人放的羊,一群足有近千只,全都自由自在地自己寻找水草,根本不用圈养。成群的马匹更是不计其数,漫山遍野,却只有两三个人在放马。马匹都是散放着,悠闲地随意吃草。有人骑马在草地上奔驰,一直到看不见为止,马匹始终疾驰如风。这么多的羊,这样的良马,在中原地区很少能见得到。沈州(沈阳)郊外放养的马匹,大多由契丹人饲养。金国女真人向契丹人学会了高超的养马之道。

  沈州(沈阳)城内的商铺,大多从事宋、金两国物资交流。卖出的有北珠、貂革、人参、松子、甘草、北绫、北绢、蕃罗等;购进的有茶叶、犀角、乳香、陈皮、生姜、丝织品、木棉、线、牛等等。许亢宗记载,当年,北宋的军用器材,金国的盐、马匹等,均为禁运、禁贩货物,违者重罚。

  金国太宗天会元年(1123年)农历十二月,金国朝廷免除了东京路(辽阳)所属各州的军粮。沈州(沈阳)隶属东京路,第二年春,其田租、市租也一律减半。

  金兵占据沈州(沈阳)之后,依然称作“沈州”。辽国遗留的城内南北向街道,仍然作为主干道;城垣夯土筑成,且高低错落,部分城垣已经坍塌;所谓城门,不过是圆木立排的大栅栏;城墙之上,没有城楼、城堞、敌台等设施。辽国给金国留下的沈州(沈阳)城,只有北门外的崇寿寺白塔、塔湾无垢净光舍利塔突兀高耸;城内的衙署、官府、市民生活区等建筑,一切如旧。

  金国海陵王天德二年(1150年),朝廷将沈州(沈阳)隶属于“东京路都总管府”,成为节度使驻守的“节度使州”。尽管城市升格儿,但沈州(沈阳)城池却面貌依旧。然而,金国时期的沈州(沈阳),与中原地区及东北各地的经济活动则日趋活跃,经贸交易频繁。新民的前当堡、莲花泡;辽中的牛心坨、满都户、潘家堡;法库的叶茂台等地,早就成为金朝时期沈州(沈阳)城周围的重要州、县、村落。

  金国章宗明昌四年(1193年),沈州(沈阳)由“节度使州”降格儿为“刺史州”,但仍然设立“显德军”,并未改变“军城”性质。《金史》记载,金朝时期,沈州(沈阳)下属乐郊、章义、辽滨、挹娄、双城五县,共3.6892万户,18万人,为金朝东北地区第二大城邑。

  《金史》记载,金国海陵王正隆五年(1160年),海陵王完颜亮穷兵黩武,大肆征集兵马,准备攻打南宋王朝。他下令:凡是20岁以上、50岁以下的契丹人,都必须应征入伍,还必须自带兵器、马匹。违抗者格杀勿论。如此残暴的征兵政策,顿时引起契丹人的强烈不满,加之平素女真人的欺辱、歧视,契丹人个个义愤填膺、怒火中烧。

  这时,一个叫做“耶律撤八”的契丹人挺身而出,登高一呼,契丹人纷纷响应。于是,耶律撤八率众,斩杀了金国招讨使完颜沃侧,揭竿而起,反叛金国。辽东契丹人群起响应耶律撤八。这时,咸平府(开原)的“谋克括里”,遭到咸平府“少尹”完颜余里野的搜捕威胁。于是,谋克括里联合了女线余名契丹奴隶,响应耶律撤八反叛金国,攻陷了韩州、柳河县,并占据了咸平府。反叛的契丹兵计划攻打济州时,在信州与金军激战。结果,契丹叛军受挫,谋克括里遂决意南下,攻占沈州(沈阳)、东京(辽阳)。

  金国海陵王正隆六年(1161年)农历八月,海陵王率领32路大军,浩浩荡荡南下攻打南宋。“东京留守”完颜雍,坐镇东京(辽阳)城。闻报谋克括里率领契丹叛军杀来,完颜雍急忙准备迎敌。金军大举南下,金国武备空虚。于是,完颜雍在东京(辽阳)城内招募了数百名女真族子弟,并调集来“婆速路”(丹东东北、叆河西南九连城)400余名金兵,加之可以参战的东京(辽阳)城守军,总共2000余名将士。沈州(沈阳)是金国军事重地,绝不能有半点闪失。于是,完颜雍率兵火速赶赴沈州(沈阳),准备以沈州(沈阳)城为依托,在保卫沈州(沈阳)城前提下,击退契丹叛军。

  出发之前,完颜雍委托舅舅李石,主持“东京留守”事务,并故意制造声势,大张旗鼓地向沈州(沈阳)进发。

  当时,沈州(沈阳)守军数量有限,夯土城垣不堪一击。而谋克括里率领的契丹叛军,已经逼近沈州(沈阳)城的北部、东部,军情万分危急。完颜雍率领先头部队,火速赶到沈州(沈阳)东郊常安县,与谋克括里率领的契丹叛军接火交战。这时,完颜谋衍率领的“婆速路”金兵,及时赶到常安县参战。“婆速路”金兵身披铠甲,冲锋在前,锐不可当。契丹叛军难以抵挡,向后撤退。完颜雍抓住战机,立即命令沈州(沈阳)金兵倾城出动,与东京(辽阳)、“婆速路”金兵一道,奋勇搏杀契丹叛军。眼见得大势已去,甭说攻占东京(辽阳)城,就连近前的沈州(沈阳)城都靠不上边儿,又听说完颜雍调动的10万金兵就要杀来,契丹叛军顿时阵脚大乱,纷纷退却。完颜雍率领金兵一路掩杀,追至清河又是一场混战,直至契丹叛军全线溃散。

  其实,“调动10万金兵”是完颜雍散布的烟雾,但鼓角震天、旌旗蔽野,则确是完颜雍布下的疑兵阵。谋克括里带着残余的契丹叛军,向西北方向仓皇逃窜,投奔耶律撤八而去。

  完颜雍运筹有度、带兵有方,最终击退契丹叛军,确保沈州(沈阳)城、东京(辽阳)城安全无虞。两个月之后,金国海陵王正隆六年(1161年)农历十月,在众人拥戴下,完颜雍登上了金国皇帝宝座,改元“大定”,是为“金世宗”。

  金世宗完颜雍生活朴素,崇尚节俭,不穿丝织龙袍。他励精图治,革除海陵王的弊政,终止了劳民伤财的侵宋战争,致使国库充盈,人们生活富庶,最终实现了金国繁荣鼎盛的“大定之治”。因而,完颜雍被誉为“小尧舜”。

  金国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农历正月,金世宗完颜雍在中都宫中福安殿病逝,终年67岁。噩耗传出,朝野一片悲声。完颜雍“驾崩”后,庙号“世宗”,谥号“仁孝皇帝”。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https://www.zuikan.net/shijielishi/618.html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