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的女道士不简单!

来源:https://www.zuikan.net 作者:世界历史 人气:134 发布时间:2019-01-24
摘要:女道士是土生土长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一门职业,她们并非是天主教修女式的苦修人物,而是人在道观,身在红尘,具有比一般的良家妇女更为自由的活动空间。 唐代诗人王建的《唐昌观

  女道士是土生土长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一门职业,她们并非是天主教修女式的苦修人物,而是人在道观,身在红尘,具有比一般的良家妇女更为自由的活动空间。

  唐代诗人王建的《唐昌观玉蕊花》一诗云:“女冠夜觅香来处,唯见阶前碎玉明。”女冠就是女道士。这“觅香”一词可做多种解读:其一是女道士晚上出来赏花,这是从字面意义上的理解;还有一层字面背后的解读,就是女道士晚上出来不是为了赏花,而是来赴“花前月下”的情人之约。可见唐代的女道士过的是非常世俗化的生活。

  虽说女道士自古有之,可是到了唐朝,这个行业才被推向巅峰。该行业的代表人物基本上分两派:一是公主派;二是才女派。唐代公主总计二百一十位,其中入道者就有十二位。公主派的代表人物为玉真公主。才女派的代表人物则是三位女道姑:薜涛、鱼玄机、李季兰,并称唐代“三大女诗人”

  玉真公主是武则天的孙女、唐睿宗的女儿、唐玄宗嫡嫡亲的妹子。也就是说她不仅跟玄宗是一个爹,还是一个妈。这在当年皇宫佳丽三千人的年代,是概率极低的一件事。兄妹俩的母亲窦氏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被奶奶武则天给害死了,兄妹俩一直相依为命。

  玉真公主小时候就一心向道,出宫以后,她住进豪华的玉真观,常常召集名人雅士饮酒作乐,不少男子拜倒在这位公主的石榴裙下。这位公主虽然似乎终身未婚,绯闻却是层出不穷。

  据说,玉真公主与大才子李白、王维闹出过绯闻。此外,玉真公主与张说、高适、储光羲等著名的文人关系也很密切。

  事实上,这都是捕风捉影的架空之谈,人家玉真公主与这两位文人是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王维和李白都是由于她的推荐而能到朝廷做官(其中李白连进士考试都没参加过,直接就当了“翰林供奉”),二人也因此扬名天下。

  由于玉真公主爱好文学与道教,所以跟当时文化界和宗教界的关系都很密切,当然,可能也有统战的意图。在整个唐玄宗时代,玉真公主的地位十分显赫,她在哥哥面前具有很大的发言权,经常向哥哥推荐国家干部,所以她的身边经常是文人云集,如众星拱月。以致千年之后,有人猜测在开元天宝年间,长安城中有一个以玉真公主为核心的文艺沙龙。

  才女派的女道士鱼玄机,初名鱼幼薇,字蕙兰,西安人。鱼玄机曾与著名诗人温庭筠有过一段微妙的情缘,有《冬夜寄温飞卿》一诗可证:

  诗中说自己在漫漫长夜里无法入睡,心绪万千,好像林中的小鸟,围绕着树林飞来飞去,没有一枝是自己可以栖息的枝头,巧妙地借曹操《短歌行》中的“绕树三匝,何枝可依”之句表达了自己对老师的思念与依恋之情,这有点像琼瑶的自传体小说《窗外》里暗恋老师的那个女高中生。

  鱼玄机后来嫁给状元李亿为妾,为正室所不容,出家至长安附近的崇真观为女道士。期间写下传诵千古的名作《赠邻女》:

  宋玉,战国晚期楚鄢人(今湖北宜城人)。据传是屈原的弟子,著名楚辞赋大家。宋玉长得一表人才,是古代四大美男之一;王昌,古代传说中的负心郎。尘世上既然找不到有情有义的男子,自己流干眼泪,想断柔肠又有什么用!鱼玄机宣告:自己从此不再恨薄情郎王昌了,她自信能找到像宋玉那样的如意郎君!她要开始一种新的生活,更好的风景在前方!

  李季兰,原名李冶,浙江吴兴人。李季兰与“茶圣”陆羽交情很深,完全称得上是“蓝颜知己”。她曾给陆羽写过一首情深意重的五律:

  泪水里浸着幸福,饱含着一个女诗人的感动。人在病中最脆弱最无助,陆羽的这次到来,无疑让李季兰感到非常的温暖,女人常常为男人的细心所感动。

  李季兰在当时的诗名很大,甚至传到唐玄宗的耳朵里了。唐玄宗召李季兰进宫,临行前李季兰做了一首《恩命追入,留别广陵故人》诗:

  唐玄宗见到李季兰后夸了一句:“原来是个俊老太太(俊妪)呵。”没评其文,只评其貌。看完唐玄宗的这句话忍不住想笑,深深地感叹还是张爱玲说得对——“出名要趁早啊!”

  这四句诗平白如话,但意味深长,把男女关系一语道破,成为脍炙人口的传奇名篇。这不仅需有曾经沧海的人生体验,更需要有勇气和洞见,同时还带着些一切都看淡的宁和。

  薛涛,字洪度,陕西长安人,是唐代最知名的女诗人。她很小就随做官的父亲到了成都,此后一直生活在那里。

  薛涛最初的身份是歌妓,她的成名是在成都节度史韦皋一次宴会上。韦皋宴请一位重要客人,作陪也都是蜀中文化名流。韦皋召来薛涛,席间有文人赋诗文雅之事,薛涛也即席写下一首七律《谒巫山庙》:

  韦皋看过赞叹不已,传阅给席间众宾客,大家也都叹服。薛涛这首诗写的是过巫山神女峰时谒巫山庙的情景。

  自从宋玉的《高唐赋》以后,巫山云雨已经成了男女欢爱的代言,但在薛涛的笔下,却有一股惆怅怀古的味道,大有凭山凭水吊望,感喟世事沧桑的味道。尤其最后一句“春来空斗画眉长”,更是隐隐指责前人沉溺女色,这样的立意出自女人之手已是不易,出自一个风尘女子笔下更是殊为难得。

  武元衡,字伯苍,为武则天的曾侄孙,是真正的皇家贵胄。武元衡节制成都期间,薛涛曾频繁出入武府,与武元衡谈诗论文。后武氏奉调回京,薛涛托人捎去问候的诗作《送卢员外》,写得文采斐然,情致暗藏但又典雅庄重:

  信陵君,名无忌,是战国时魏国第六个国君安釐王魏圉的异母弟弟,喜欢养士,门客达千人,是著名的“战国四公子”之一。

  侯嬴是魏国首都大梁(现在的河南开封一带)夷门监者,也就是个看大门的门卫,既老且贫,信陵君却将他迎为上宾。

  后秦国围攻赵国,赵王求救于魏王,魏王惧于秦国的虎狼之威,犹豫不决。由于信陵君的姐姐嫁给了赵国的平原君,故信陵君一意要救赵,但又做不了魏王的主,于是侯嬴为信陵君出谋划策,让魏王最宠爱的如姬窃了魏王的兵符,信陵君才得以带兵救赵,侯嬴则刎颈送公子,以报知遇之恩。

  诗中以信陵君喻武元衡,夷门侯嬴为作者自喻。用典精切,不仅切合两人的主客身份,也深深表达了女诗人的情意。

  薛涛用这个历史故事,明白地表示了友情之所以弥足珍贵,乃在于武元衡对自己的尊重之情、知己之恩。特别是薛涛以一乐伎之身,饱经风霜,更感知己之恩重于泰山,贵于和璧,因此铭刻于心,念念不忘。

  薛涛后来脱去乐籍加入道籍,在成都郊区的浣花溪旁,买了独门独院的小别墅,种了满院枇杷花,时年不过二十多岁。

  薛涛逝后,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段文昌为她亲手题写了墓志铭,并在她的墓碑上刻上“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稍后的唐代诗人王建经过成都时,写下一首诗来赞薛涛:

  成都现在有一座叫望江楼的公园,就是为纪念薛涛而修建的,里面有薛涛的雕像,上面对联上写道:

  “工部”指的是唐代诗圣杜甫,薛涛的诗歌居然与一代诗圣平分秋色,这样的女子,古往今来能有多少?那缕淡如青烟的寂寞香魂,如果能看到这样的评语,也应含笑于九泉之下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s://www.zuikan.net/shijielishi/688.html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