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戴震与章学诚》阅读献疑 汪成法

来源:https://www.zuikan.net 作者:世界历史 人气:105 发布时间:2019-04-25
摘要:然而,说来惭愧,对余英时先生的阅读一直不够深入,因为他是一位研究中国思想史尤其是古代思想史的学者,而我对这方面一直关注不够因而缺少必要的知识积累。据我粗浅的理解,

  然而,说来惭愧,对余英时先生的阅读一直不够深入,因为他是一位研究中国思想史尤其是古代思想史的学者,而我对这方面一直关注不够因而缺少必要的知识积累。据我粗浅的理解,要认识古典时代的中国,对经史子集四部总得有相当的了解。如果说浩如烟海的子部尤其集部选择不易,那也要尽可能通读二十四(五)史,以及作为中国文化经典的十三经或者至少四书五经。我对这些传世文献虽不能说全无了解,但古典知识基础薄弱确是无可讳言的事实。因此,对现代人论说古典文化的著作就缺少阅读的兴致了,尽管也可以说缺少兴致是缺少了解的原因。因此,除了因钱锺书与新文学关系密切而读过其大部分著作之外,尽管毫不怀疑众口称说的诸如陈寅恪或者钱穆这样的现代学术大师,对其学术著作却很少拜读。余英时先生的著作也就是因此只能敬而远之。

  这次阅读《论戴震与章学诚——清代中期学术思想史研究(增订本)》(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年4月第1版),仅仅出于对余英时、戴震、章学诚这三个名字的兴趣,仅仅出于对“清代中期学术思想史”的兴趣。此前,对戴震与章学诚,除了知道一句“以理杀人”,一句“六经皆史”,一部《孟子字义疏证》,一部《文史通义》之外,他们的作品一部也没有读过。但是,读罢全书,我觉得可以大胆地做出自己的评论:无论学术理路还是具体结论,《论戴震与章学诚》都实现了余英时先生自己预期的目标。

  作者在写于1975年的《自序》中说:“本书的主旨虽然是在分析戴东原与章实斋两人的思想交涉,以及他们和乾嘉考证学风之间的一般关系,但是我同时也想借此展示儒学传统在清代的新动向。”二十年后,在1996年的《增订本自序》中又说:“本书的基本立场是从学术思想史的‘内在理路’阐明理学转入考证学的过程。”“‘内在理路’可以解释儒学从‘尊德性’向‘道问学’的转变,其文献上的证据是相当坚强的。”“思想史研究如果仅从外缘着眼,而不深入‘内在理路’,则终不能尽其曲折,甚至舍本逐末。”在全书最后一页(第356页),作者再次总结道:“学术思想的发展决不可能不受种种外在环境的刺激,然而只讲外缘,忽略了‘内在理路’,则学术思想史终无法讲得到家,无法讲得细致入微。”这一“内在理路”的研究范式,已经从本书信而有征的具体论证中得到有力的支持。

  当然,《论戴震与章学诚》是一部已经发表逾四十年(1976年由香港龙门书店初版)且在海内外一再改版重印的学术著作,其学术价值早已得到学界的充分肯定,我这样一个外行的称赞对其几乎毫无意义。值得费神一说的,或者还是我自己在阅读中的一点疑问,不妨具体举出来求证于方家,以冀得到指教。

  本书第254-255页,论《孟子》“其义则丘窃取之矣”之“义”字,有云:“昔贤注疏此字者多赋予此字以伦理的意义。如焦循引万氏《大学春秋随笔》云:‘《春秋》书弑君,诛乱贼也,等而赵盾崔杼之事,时史亦直载其名,安见乱贼之惧独在《春秋》而不在诸史?’”其中著有《大学春秋随笔》的“万氏”不知是何许人也,读来甚觉可疑。

  查中华书局“十三经清人注疏”丛书中之焦循著《孟子正义》(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10月第1版),“其义则丘窃取之矣”一节文字见“孟子正义卷十六·孟子卷第八·离娄章句下”。《孟子》原文为:“晋之《乘》,楚之《梼杌》,鲁之《春秋》,一也。其事则齐桓晋文,其文则史,孔子曰‘其义则丘窃取之矣’。”(第574页)文后有焦循的“正义曰”:“万氏斯大《学春秋随笔》云:‘春秋书弑君,诛乱贼也。然而赵盾、崔杼之事,时史亦直载其名,安见乱贼之惧,独在《春秋》而不在诸史?曰:孟子言之矣。《春秋》之文则史也,其义则孔子取之。诸史无义,而《春秋》有义也。’”也就是余英时此书所引的那一段文字,不知“万氏斯大《学春秋随笔》”怎么变成了“万氏《大学春秋随笔》”?按,万斯大(1633—1683)是清初著名学者,字充宗,浙江鄞县人,与其弟斯同(1638—1702,字季野)均师事黄宗羲(1610—1695)。《学春秋随笔》是万斯大著“经学五书”之一。不知道余英时先生所引《孟子正义》是哪种版本,也不知道《论戴震与章学诚》书中的错误是不是因编辑觉得“万氏斯大学春秋随笔”语义不明而擅改的,但书中本节引文的脚注也颇可疑。脚注曰:“焦循,《孟子正义》卷八。”《孟子正义》一书的卷八是“公孙丑下”。引文出《孟子·离娄下》,是现存《孟子》七篇十四卷的第八卷,焦循《孟子正义》一书对《孟子》原书的每一卷又各以两卷解读,所引这一节文字在《孟子正义》中属于“孟子正义卷十六·孟子卷第八·离娄章句下”。另外,书中所引万斯大文字中,“等而赵盾崔杼之事”,在《孟子正义》一书中作“然而赵盾崔杼之事”,似亦当作“然而”。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论戴震与章学诚》一书在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有两个版本,2000年6月第1版的是“海外学人丛书”之一,2012年4月第1版的是“余英时作品系列”之一,封面装帧有变,内文版式完全相同,文字疑误亦完全相同。

https://www.zuikan.net/shijielishi/736.html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