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澜:战国策 一汽:峥嵘岁月逝何日复荣光?

来源:https://www.zuikan.net 作者:www.ag88.com 人气:122 发布时间:2019-01-01
摘要:燕山之野,古燕国之所在。武王伐纣后,封其弟召公奭于此。在强调血缘关系的东周时期,燕国作为武王始封的姬姓宗室诸侯国,血统冠绝于战国七雄。但孱弱的国力使其在七雄的纷争

  燕山之野,古燕国之所在。武王伐纣后,封其弟召公奭于此。在强调血缘关系的东周时期,燕国作为武王始封的姬姓宗室诸侯国,血统冠绝于战国七雄。但孱弱的国力使其在七雄的纷争中,存在感远不如中原各国。流传至今,也仅有破齐的乐毅、刺秦的荆轲、举筑的高渐离可供后人咂摸咂摸了。

  而在当前中国汽车行业中,“血统”最高贵者,莫过一汽,但与燕国类似,掌握大量资源与优惠政策的一汽,在自主品牌方面的声量却过于弱小,常为业界诟病。自去年8月徐留平调任一汽以来, “共和国长子”开启了一波史无前例的深刻改革,在重试昔日荣光,承载起“汽车强国梦”之前,一汽还得迈过三道坎。

  “天一重组”后,夏利便被“过继”给了一汽。在当时海内外兼并重组的大潮中,这样的合并被看作是做大做强的必要手段,一汽在屡次停产的红旗之外,补充了家轿产品线,天汽则被重组为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有意思的是,几乎同时期,一个叫戈恩的法国人正式入主日产,开启了拯救日产的一系列举动。

  时至今日,这些为图强进行的联合,都出现了值得玩味的结果。上月19日,戈恩被捕,西川广人要求立即解除前者的职务。9天后,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将向一汽股份转让其持有的15%天津一汽丰田股权。至此,“天津一汽丰田”中已无“天津”,仅剩“一汽丰田”。

  “一代小型车之王”落寞至此,很大程度上是一汽集团嫡庶观念所致。受限于一汽集团整体布局的影响,其在乘用车业务方面主要大力发展奔腾、红旗等“嫡出”品牌。夏利在并购后长久以来被限制在A0级及以下的市场中,虽然后来解禁,但已错过最佳的发展时期,产品升级和结构调整的步伐,未能跟上汽车市场消费升级快速变化的需求,最终落伍于时代。

  有分析称,一汽夏利或将继续进行资产剥离,清理完毕之后再卖壳出售。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一汽夏利将转型为新能源品牌。但不管最后结局如何,一汽夏利都将成为牺牲品,或为奔腾让路,或为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让路,插标卖首解决由来已久的同业竞争问题。

  名为奔腾,但似乎从未“奔腾”起来。即使算上1997年的奔腾产品系列,一汽奔腾品牌至今仅推出了7款车型,产品更新异常缓慢,而且大多车型目前都已边缘化,仅剩一款SUV奔腾X40苦苦支撑。

  另外,奔腾在技术上过于依赖合资伙伴也是颇令业界诟病的一点。据悉,奔腾B70和B50来源于老款马自达6,B90源自马自达睿翼平台,奔腾B30则采用大众宝来PQ34L平台,1.6L发动机源于大众汽车1993年开发的EA113系列。长久以来,奔腾品牌都予人一种“嫁接”在一汽合资板块上的印象。加之当家车型奔腾X40多次召回,其品牌力与产品力始终不强。

  当下,经历第二次换标后的奔腾欲向前冲。一汽整合了旗下除红旗外的所有自主品牌乘用车业务,但这只是解决了与森雅、骏派之间产品线混淆的问题,将研发与制造、销售打通。更关键的在于,未来独立负责奔腾事业部整车开发的奔腾研究院,能为扩容后的渠道注入数量与品质几何的产品。就此前奔腾放出的消息来看,“未来3年将上市9款全新车型,半数以上为新能源产品”。但这样的体量,能否喂饱“三家合一”后的胃口,又能否赢得消费者的喜爱,还是一个未知数。

  红旗品牌在汽车从业者乃至国人眼中,绝不仅是个轿车品牌。每每谈论到它,都会唤起我们对那段峥嵘岁月的回忆,其间既包含着“乘东风,展红旗”的骄傲,也夹杂着数次停产,套壳豪车等慨叹。

  在市场经济的时代里,承载太多荣耀的红旗无法跟上发展的节奏,过高的产品定位和价格,滞后的渠道建设等,都在制约着它的发展。诚然,历数自主品牌,只有红旗能被称为国车,也只有红旗,能承载住民族情感与中式豪华的厚重,但红旗必须先把脚扎实地踩在中国车市上。

  从一汽战略规划上看,红旗现阶段的主要任务在于“走下神坛”。包括到2020年把目前的两款在售车型扩充为8条产品线,覆盖从B级、E级轿车,到SUV以及高端商务车的各个细分市场,并向国际化、多样化、年轻化的方向发展。

  借由这四大车型,红旗将20~600万元的产品线进行区隔,把“新高尚人群”作为消费群体,以去除以往的官车、领导座驾等固有形象及政治标签。其中红旗H5便是聚焦年轻化的H系代表,也是红旗第一款真正落地,走向主流私家车市场的车型。

  就市场反馈来看,目前红旗的调整已初见成效,截至本月14日,品牌已提前完成2018年累计批发3万辆的目标。仅H5一款车型就贡献了2/3强的销量,月均销量近3000辆。对于初次涉足B级车市场的红旗来说,成绩不错。

  但在未来,随着四大车系的逐渐填充,红旗还需处理好价格跨度如此之大的产品序列间的关系,在年轻与豪华、销量与稀缺之间寻找到平衡点,在车系间塑造出差异化。就笔者看来,与其东出一个500万网上的L5,西出一个20万不到的H5,不如以目前初步站稳脚跟的B级车市场为基点逐步上探,先期追求单车利润与市场占有率,短时间内不作继续出产超豪华车型的打算,避免产品间定位混乱。

  韩愈有言,燕赵古称多感慨(后人改做“慷慨”)悲歌之士。这正是燕国的悲哀之处,若国强,又何须慷慨悲歌之士,因国弱,便只能寄希望于流星般闪过的良将或者刺客,吟诵两句易水歌罢了。

  早年间,一汽人用锤子敲打出红旗牌轿车的辉煌终已成为历史,但发展自主品牌的毅力和韧性却不该被遗忘。诚然,作为“共和国长子”的一汽受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掣肘,但我们还是希望这个正处于变革中的“第一汽车,第一品牌”能够真正名副其实。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配置丰富外观好看性价比高内饰好看油耗高配置低动力不足储物空间小隔音效果差看看网友怎么说》

https://www.zuikan.net/www_ag88_com/629.html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