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濮之战那一场顶级权谋之术的胜利

来源:https://www.zuikan.net 作者:中国历史 人气:117 发布时间:2019-01-01
摘要:春秋时期,因为楚成王与宋襄公争霸而引发两国战争,楚成王虽然大败宋国的军队,但仍然非常痛恨宋国,于是就命新任的令尹成得臣(即斗子玉)率军前去攻打宋国。 子玉受命之后,

  春秋时期,因为楚成王与宋襄公争霸而引发两国战争,楚成王虽然大败宋国的军队,但仍然非常痛恨宋国,于是就命新任的令尹成得臣(即斗子玉)率军前去攻打宋国。

  子玉受命之后,统帅楚国大军,带领陈国、蔡国、郑国和许国四国军队,包围了宋国的缗邑(今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宋国向晋国求救,刚即位的晋文公采纳狐偃的策略,出兵攻打楚国的盟国曹、卫两国,想等楚国移兵来救时,解除对宋国的包围。

  之后,晋国出兵先后击败卫、曹二国,卫国的卫成国逃走,曹国的曹共公当了晋军的俘虏。

  楚成王率领楚军没几天就攻克了宋国的缗邑,然后大军围住宋国都城(今河南商丘市),想迫使宋国投降。

  而正在这个时候,卫国的使臣来到楚国军营,向楚成王求救,楚成王得报,立即分兵两路,命子玉带兵和陈、蔡、郑、许四国军队继续围困宋国,自己带领中军前往卫国救援。还没到卫国,又接到报告说晋军已经撤了卫国之围前往曹国,楚成王刚要商议再次分兵救曹,却听说曹城已被晋军袭破,曹共公被晋军俘虏。

  楚成王大惊失色,说晋军行动怎么这么迅速?想来想去,之前刚刚与齐国交恶,秦国的态度又一时不明,如果再与晋军相持下去,万一把尚处于中立状态的两个大国齐国和秦国拖进来,那么楚国以一敌三,胜算的希望绝对不大。于是即刻下令班师,同时下令叔退还齐国的谷地与齐国讲和,并传令让子玉从宋国撤军说:晋文公历尽艰险才回国即位,有德之人无法匹敌,不要与晋军交锋。

  子玉接到楚成王的命令之后不愿退兵,却派人前去向楚成王请战,并请求援助。说宋国围困日久,马上就要攻克了,希望能再留几天,待攻克宋城之后凯旋而归。如果是遇到晋军,也要与晋军决一死战,不敢说一定能成功,但绝对能全师而归塞住某些人恶毒轻视的嘴(指出兵之前楚国有人说子玉带兵超过三百乘必败无疑之事)。如果不幸战败,则任凭军法处置。

  子玉见楚成王允许他暂不退兵,立即大放宽心,准备要大干一场。他指挥楚兵,昼夜攻打宋国都城,想要把宋国攻下来。

  对于宋国的告急,晋文公感到左右为难,宋国的宋襄公对他曾经有赠马之恩,而楚成王也曾帮助他前往秦国寻求援助并最终回国即位。不救宋国,宋国就会被楚国攻灭,如果救宋,那么晋国与楚国的战事就不可避免,但晋国独自与楚国交战,胜算却并不是很大。思虑再三,他问先轸说:“要想胜楚,就必须要联合齐国和秦国共同抗楚,但现在楚国已经归还了齐国的谷地,两国刚刚修好,而秦国和楚国又没有仇隙,怎样才能让齐、秦两国帮助我们攻打楚国呢?”

  先轸出主意说:“我有一计,保证能让齐国和秦国出兵。现在宋国大夫门尹般和华秀老带着贵重礼物前来求救,我们不如把礼物分作二份,让他们两人带着礼物分头去齐国和秦国,请齐、秦二国出面,到楚国那里去为宋国说请,楚国不同意,就必然会惹怒齐国和秦国,这样一来,齐、秦两国就必定会与我国结成同盟,一齐攻击楚国。”

  晋文公却有他自己的看法:“如果齐国和秦国前去替宋国说情,楚国也同意了,齐、秦二国就会借此劝宋国与楚国结盟,这不就损害了我们晋国的利益了吗?”

  先轸说:“我又有一计,保证会让楚国拒绝齐国和秦国的说情,让齐、秦乖乖地跑来跟我们合作。国君您想想看,现在楚国比较重视曹国和卫国,又非常憎恨宋国。如今我们已经赶走了卫君,俘虏了曹君,两国的土地,尽在我们掌握之中,如果我们把这两个国家的土地分一些送给宋国,楚国就会更加怨恨宋国,就算有齐国和秦国两个大国前去讲情,楚国又怎么会同意呢?既然楚国不同意,齐国和秦国就一定会吃个闭门羹,又怎么会不来跟我们晋国联合呢?”

  晋文公非常赞赏先轸的计谋,于是让两名宋国使者带着重礼,分别去了齐国和秦国。

  齐国国君收下礼物,感觉楚国刚刚主动提出与齐国修好,齐国在楚国的外交桌上,应该还是能占得一席之地的,于是派出使者,直接去见子玉。秦穆公见到宋使之后,也派公子絷为使,前往子玉那里。

  出使齐、秦二国的宋国使者回到晋营,晋国立即大造声势说:“现在我们灭了曹国和卫国,这两个国家的国土正好离宋国比较近,我们晋国又带不走,不如送给宋国。”之后让狐偃带着宋国使者赶走了卫国守臣,让胥臣带着宋国使者赶走了曹国守臣,宣布这些地方为宋国所有。

  居住在襄牛的卫成公听到晋国将卫国土地分给了宋国,绝望之下,只好逃亡到陈国。

  再说齐、秦两国的使者正在楚营中为宋国讲情,被晋军驱逐的曹、卫两国守臣却纷纷找上门来向子玉诉苦,说宋国仗着晋国的威风,已经把曹国和卫国的土地割了过去。子玉闻听大怒,说宋国请你们在这里为他说情,却又在那里欺负曹国和卫国,哪里还有讲和的诚意?立即拒绝了齐、秦两国使者的说项。两国使者讨了个没趣,只好从楚营之中告辞而出。

  晋文公早就派人在半道上候着,把齐、秦两国的使者迎到了晋营中,盛宴款待并对二国使者说:“楚将子玉骄横无礼,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马上就要与楚军交战了,还请二位大使回复你们的国君,请出兵相助为盼。”齐、秦二国使节被晋文公说动,立即回国复命。

  再说子玉,自齐、秦二国使节走后,在楚营中越想越气,与众将起誓说:“不帮曹、卫复国,死也不退兵。”

  将领宛春向子玉献计说:“我有一计,可以不动一刀一枪,让曹、卫复国。如今晋君赶走卫君,俘虏曹君,都是因为宋国的缘故。如果我们现在派人去对晋国说,要是他们恢复卫国和曹国的原有国土,那我们就撤了对宋国的包围,大家一齐停战和解,有什么不好?”

  宛春说:“这个由不得晋国,我们可以把这件事情先告诉宋国人,如果晋国不同意的话,那么不仅是曹国和卫国会怨恨他们,就连他们正在救援的宋国,也会自此怨恨他们,晋国遭三国之怨而我们得三国之助,我们的胜算还会不大吗?”

  宛春来到晋军营中见到晋文公,然后讲明了出使之意:“请恢复卫侯的君位,同时把土地退还给曹国,那么我军也解除对宋国的包围。”

  狐偃听了之后大怒说:“子玉不过是一个臣子,而我们主公却是国君,现在子玉要让我们做复卫、封曹这两件事情,而他却只是做撤宋之围这一件事情,君取一而臣取二,真是太过分太无礼了。”

  先轸急忙制止狐偃并对宛春说:“曹、卫就算有罪,也不至于让他们灭国,我们国君本来就想让他们复国,只是一些细节问题还没有想好。请大使先去歇息,我们君臣商议一下具体该怎么做这件事情,明天再与大使商议如何?”

  先轸说:“宛春这次出使,不过是子玉的奸谋,他想自己当好人,而让晋国背恶名。如果我们不照他们说的那样做,曹、卫、宋三国就都会怨恨我们。而如果我们照他们说的做,曹、卫复国宋国解围,好处却又都在楚国,横竖对晋国没有好处。事到如今,不如我们私下向曹、卫承诺,允许让他们复国,不要让他们靠向楚国,然后把宛春扣留起来以激怒子玉。子玉性格刚猛急躁,听到这个消息就一定会调集所有楚军与我们决战,这样宋国的包围也会不战而解。可不要等到宋国不堪急攻选择与子玉结盟,那时我们的计划就全落空了。”

  晋文公说:“元帅的谋划非常好,不过之前我们受过楚国的恩惠,现在扣留楚使,只怕是有人会因此而指责我们恩将仇报。”

  栾枝劝解说:“楚国无故攻打宋国,又对我们晋国无礼,这是中原的耻辱。主公要想当诸侯盟主,就不能把以往的那些小恩小惠记在心上。”

  晋文公接受了栾枝的建议,于是将宛春扣留,然后将宛春的随从们逐回,让他们给子玉带话说:“宛春言辞太过无礼,我们已将他囚禁,等到俘虏了令尹,一齐斩首问罪。”

  而曹国和卫国迫于晋国的压力,只好写下了与晋国结盟并与楚国断绝关系的信,派使者送到了楚军营中。

  子玉听到晋国扣留了宛春之后,气得暴跳如雷,在营帐内破口大骂重耳老贼忘恩负义,正骂之间,曹、卫两国使节又到,在帐外呈上书信,子玉不看则已,一看更是气得火冒三丈、气冲牛斗,发誓要与晋军拼个你死我活。盛怒之下,他下令楚军尽撤宋国之围,然后寻找晋军主力决战。

  见楚军撤宋之围凶猛而来,晋文公考虑必须要避其锋锐诱敌深入,于是下令说:“后退三舍(九十里)。”

  晋军依令后撤九十里,在城濮(今山东省荷泽市鄄城县)安营扎寨。这时齐国、秦国助战的兵马都已前来,宋国也派公孙固前来助战,晋文公退避三舍之策,不仅在政治上让子玉背上了“以臣逼君”的恶名,为晋军赢得了道义上的同情,也及时与齐、秦、宋等盟国完成了会师,加强了军事力量,可谓是一石二鸟。

  再说楚军,见晋军后撤,都面露喜色,斗勃就劝子玉说:“现在晋军后撤,晋国以君避臣,这我们已经挣了天大的面子,不如就此退兵,凯旋回国,既不违楚王将令,也避免了与晋军交战,何乐而不为?”

  天亮时分,子玉派人向晋文公下挑战书,信中说:“我请求和您的将士们做个角力游戏,请国君您坐在战车上观赏,我也正好在一旁陪着您开开眼界,不知意下如何?”

  狐偃对子玉信中的口气十分不满,他说:“战争,是关于国家安危的大事,子玉竟然看得如同儿戏一般,言语如此轻佻,怎么会不失败?”

  晋文公的回信也绵里藏针:“我从来没有忘记楚君对我的厚待,所以之前不敢与贵军对垒,命令我军后撤九十里,作为对楚国的报答。现在令尹您坚持要交战,那我也不敢违抗您的命令,明天早晨,我们战场相见。”

  下军将军栾枝经过事先侦察,得知楚国右军用陈国和蔡国的军队为前队,喜不自禁地说:“陈国和蔡国的军队实力较弱,惧怕交战而且比较好动,我们先把陈、蔡军队击败,楚国右军就会不战自溃。”对阵之时,陈蔡军队抢先攻击,晋军前队迅速后撤,陈蔡军刚准备要追赶,突见晋军将领胥臣带着大军从后面冲了出来,这一队晋军战马身上全部蒙了虎皮,陈、蔡军中战马看见,以为是真虎,立时吓得惊惶狂跳,拉着战车回身便跑,居然冲散了斗勃后队的阵形。晋军趁势掩杀,蔡国主将被胥臣所杀,斗勃面颊被秦将白乙丙射了一箭,不得已带箭而逃,楚国右军大败,死伤者不计其数。

  楚右军败绩,栾枝命兵士砍下树枝挂在战车背后,在阵地上往来驰骋,扬起尘土,又命部分军卒穿着陈国和蔡国军人的衣服,打着两国的旗号,到子玉那里报捷说:“右军已经得胜,请其他各路快速进兵,共建大功。”

  子玉站在战车上凭轼远眺,只见先前晋下军往后退却,尘土飞扬,此时又听陈蔡报捷,于是不再怀疑,命左军立即出战。楚国左军冲向晋国上军,晋国上军诈败而走。楚国左军以为晋军阵脚已乱,于是带领大军和郑许二国军队从后尽力追赶。行不数里,哪料晋国中军的先轸等人突然带领精兵从旁杀出,将楚军截为两段,前面的晋国左军又回身复战,楚国左军挡不住两面夹攻,拼死杀出重围,和败卒一起爬山逃命。

  再说中军。子玉先是听晋军下军败绩,后又见晋军上军溃退,以为自家左右二军均已得胜,于是派儿子成大心前往中军搦战,想取得三路的全部胜利。晋国中军守将不是楚国对手,在楚军攻击之下,立时大乱。正在危急之时,荀林父和先蔑的机动部队前来接应,先轸中军主力、狐偃上军、胥臣下军都已赶到,子玉一见狐偃和胥臣,才知道之前溃败的根本不是晋军,而是本国的左军右军,心里立时着慌,不敢再与晋军恋战,于是赶快鸣金收兵,往大寨退却。

  还没有赶到大寨,途中传来消息,说大寨已被齐、秦两国军队袭破,寨内遍插齐、秦旗号,子玉心胆俱裂,不得已只好带兵绕过大寨,取连谷(今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境内)方向,往楚国而来,不料在空桑地界,又被晋将魏犨截住大杀一阵,楚将勉强抵挡几合,夺路返回连谷驻扎。

  经过计点军马,楚国中军损折约三成,但主力尚存。陈、蔡、郑、许四国战败,各引残军退归本国。子玉痛哭失声,说我本来想替楚国在中原扬威立名,谁知道却中了晋国的阴谋诡计,以致一败涂地,还有什么面目去见楚王?因为请战之前曾在楚王面前立下军令状,子玉只好与斗勃、斗宜申等人自请为囚,等待楚成王发落。然后派其子成大心率领残军去见楚成王,其意也是想让楚成王赦免自己。

  但楚成王盛怒之下,哪有饶恕之理,对成大心说:“你的父亲之前说如若战败,甘当军令,自己不知道吗?依楚国军法,败军之将,一律自裁,免得让我动刀动斧。”

  晋楚城濮之战,晋军一方以兵车七百乘,约五万多兵力,大败楚、陈、蔡、郑、许五国十余万大军,是中国历史上一场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也是一场决定了当时华夏文明走向的决定性战役。

  城濮之战使楚国北进中原的势头受到遏制,此后数十年时间,楚国未在中原占到任何上风,这种局面直到楚成王的孙子楚庄王时才得到改观。

  但对于晋国,城濮之战的战略意义和政治意义却是非同寻常,此役使晋文公的霸主地位得到了确立,中原各国无不以晋国马首是瞻。听闻晋军得胜,周襄王立即派大夫王子虎前来慰问晋军。晋文公在践土(今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西)会盟诸侯。周襄王正式任命他为侯伯,意为诸侯之长。晋文公在尊王的旗帜下,顺利地成为诸侯盟主。

https://www.zuikan.net/zhongguolishi/625.html

最火资讯